【执离】【刺客×剑三】子非鱼(二)

(二)

连落了半月的雨终于停了,一夜清风驱散云雾,翌日,春光落了满院。

因着清明那日淋了雨,慕容离回来便染了风寒。病来如山倒,连喝了五六天的药才见好,师傅也体谅他,让他好生养病,一来二去竟窝在院子里,足有十天不曾出门。今日骤然停了雨,闲来无事,便坐在院中的老柳树下擦拭竹箫。这柳树已在此处生长百余年了,虽老,却也抽了芽,稀疏的枝条上缀着星星点点的嫩绿,煞是好看,几只莺雀被引来,落在细瘦的枝干上,啼声清脆婉转。

院外有轻巧的脚步声传来,娇俏的女声发出轻笑,其间掺着孩童软软糯糯的撒娇的声音。

慕容离抬头,便见一粉衣女子挎着食盒走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女童。那女童见了他,双眼放光,猛地扑过去,甜甜地喊:“慕容师兄。”

“蓁蓁乖。”慕容离笑着捏了捏女童的粉嫩的小脸,站起身朝粉衣女子微微颔首,“师姐。”

付谨宁道:“身子好些了?”

“已无碍,谢师姐关心。”

“那便好。”付谨宁将食盒放在他面前的石桌上,道:“我也是想着你病应当好全了,便出门给你买了些糕点回来——啊,对了,说来也好笑,这几日,门口又有个藏剑天天死皮赖脸的蹲在那儿,人倒是长得不错,就是浑身冒傻气,问他找谁他也不说,就那么干等着。我就想啊,是哪个姑娘这么绝情,看在那少爷苦等好些天的份儿上,不说见面,请人传句话让他断了念想都好啊。”

慕容离一边笑着帮蓁蓁拿了两块玫瑰糖,一边道:“藏剑蹲的门还少么?上次我去齐将军那儿,也碰见一个藏剑在天策府门口蹲人,结果人没蹲着,倒让那姑娘的里飞沙撂蹄子怼出去好远,差点儿没笑死我。”

付谨宁笑道:“也是,那些个少爷们向来如此——蓁蓁,别乱跑!女孩子家家的,爬树像什么样子!”

蓁蓁回过头来,指着柳树梢,含糊道:“那里……风筝……想要……”她口里含着玫瑰糖,肉肉的脸颊鼓起两块,还时不时动一动,活像正在嚼菜叶的兔子。

二人闻言抬头看过去,果见那枝桠上挂着一只被涂得五颜六色的燕子风筝。慕容离和付谨宁看着皆是眉头一皱——这晃瞎了眼的配色,丢了才好。

偏生蓁蓁似乎喜欢得紧,见他们两个都不动,急得眼圈都红了,在柳树下蹦来蹦去地更像只兔子了。

付谨宁看得好笑,起身去把蓁蓁抱起来,说:“柳树这么高,你上不去的。叫你师兄帮你拿。”

慕容离看着蓁蓁,无辜道:“师兄病刚好,也上不去呀,叫你师姐去。”

“师姐要抱你,不能去的。”

蓁蓁噘着嘴,抽抽鼻子,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

慕容离&付谨宁:???

发生了什么???

慕容离生平最怕人哭,尤其是几岁的小女孩,声音尤其尖利,听得他脑袋要裂开一条缝,忍不住闭上眼睛要往房间里躲。付谨宁急急忙忙地拿帕子擦蓁蓁的眼泪,一边哄:“蓁蓁乖,不哭了,那个风筝是别人的,不能要,师姐给你去买个新的好不好?”

蓁蓁瞬间就止住了眼泪:“真的吗?”

慕容离&付谨宁:……

小人精儿!

最后给蓁蓁买风筝的任务交给了慕容离。每月初一十五,秀坊均以剑舞会四方宾客。付谨宁年前被选做领舞,身上担子不小,脱不开身,照顾师弟师妹们的任务便落在了慕容离这个“闲人”身上。

看着付谨宁提着食盒离开的背影,慕容离叹了口气。蓁蓁跑过来拉着他的手,露出一个甜腻腻的笑,一双大大的杏仁眼看着他正闪闪发光,慕容离瞬间就没了脾气。

谁让她长得可爱……

“啊嚏!”

七秀坊外,执明猛地打了个喷嚏。

第五天了。虽说天气已经放晴,风却还带着丝丝凉意。他又蹲在风口,平日里遮了小半张脸的刘海都被吹没了,乱得像被里飞沙拱过的粮草堆。一边的莫澜看不下去了,嚼着糖葫芦,口齿不清地说道:“蹲了这么多天也没见着人,说不定他不是七秀坊的人呢?”

“屁话!你见过除了秀坊以外还有哪个门派的男人穿一身粉么?”

莫澜摸着下巴想了想:“嗯,好像,是没有吼?”

执明白了他一眼,瞥见他还在吃东西,弹了下舌头,骂道:“吃东西还不带我一份儿,绝交!”

“诶别啊!我给你留一粒!”

“你打发乞丐呢?”

“那就两粒……两粒半不能再多了!”

“滚!你吃剩的东西狗都嫌!”

莫澜噘着嘴,想反驳又不敢,只好把糖葫芦当成执明的脑袋,使劲儿嚼巴嚼巴。自家父亲是个将军倒不错,可执明的父亲是朝中最有势力的异姓王爷。都是官二代,地位那叫一个天差地别。啧啧啧,这黑暗腐败的人间哟。

吃完一串糖葫芦,莫澜又没事做了。秀坊门前人来人往,有前来拜访参观者,亦有提着花篮抱着花布的门内子弟。秀坊的女孩儿们常年练舞,身段自然是好的,可惜外出时多以纱巾蒙面,唯露一双明目,难辨风骚;男弟子则少的可怜,他跟执明一起在这儿蹲了五日,见到的男弟子不超过十个,虽然相貌都称得上清秀俊逸,却都不是那天的那个美人。倚在门口的石狮子便看了一会儿,莫澜着实有些沉不住气,便挪到执明身后咬耳朵道:“咱们这么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不如随便找个人问问?左右秀坊的男弟子少,应当不难找。”

执明白了他一眼:“活该到现在都没有过情缘,追人是这么追的么?问出来多没意思?得假装偶遇,一天偶遇他个三四次,来个十天八天的,那就是天赐良缘,谁也拒绝不了!”

莫澜:“……”

天赐良缘?确定不是阴魂不散?

还有拿情缘说事是几个意思?我一个大风车把你转到灵隐寺上去出家修行信不信?

莫澜在心里把执明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了无数遍,然后无比“中肯”地回了一句:“你说得对。”

就是这么没骨气。呵呵。

执明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回过头来继续紧盯着大门,眼神坚定又有些可怜兮兮的。路过的姑娘们见到执明,忍不住笑弯了眼睛,轻声道:“都说藏剑山庄里养的是一群小黄鸡,我瞧着怎么像只小犬儿呢?”

“那是小犬儿吗?你抱一个试试?”

“哎呀闭嘴!别以为你有情缘我就不敢打你了!”

执明:“……”

小姐姐们,我听得见啊!

那几个女弟子笑闹着往门内走去,突然有个人轻呼了一声,尔后几人齐齐喊道:“慕容师兄。”

一抹亮眼的红色出现在执明的视线里。慕容离一手持箫,一手牵着蓁蓁,穿着一身红衣,领口微微敞开着,露出内里白皙的皮肤与精致的锁骨,墨发分出一簇以金冠束起,余下的随意披散在身后,朝几位师妹颔首回礼时被风吹得轻扬,仿佛下一秒就要乘风而起。

执明眼睛一亮,一个箭步冲上去,站到了慕容离跟前。

慕容离:“……”这谁?

几位师妹面面相觑,开始眼神交流。

“什么情况?”

“这人在这儿这么多天,难道是为了慕容师兄?”

“这么说……”

“慕容师兄他……”

“有!情!缘!了!”

几位师妹的神色忽然兴奋起来。

怪不得出去一趟回来就发热了,原来是因为——

啧啧啧,佛曰,不可说。

几位师妹越笑越荡漾。

秀坊新一期八一八头条!那啥冷淡的慕容师兄嫁出去啦!

慕容离冷冰冰地瞥了一眼几位师妹,后者皆是一个激灵,忙收敛表情,匆匆福身告辞后逃得飞快。

蓁蓁揪着慕容离的袖摆,目光在执明和慕容离之间转来转去。

慕容离上上下下将执明打量了一遍,又瞥见不远处一手一个糖葫芦的莫澜,终于对他有了印象。

“阁下寻我有事?”他道。

“啊?我?我……没事啊。”执明干笑了两声,“今天天气挺好的,呵呵……嗯,好巧啊,咱们又碰见了。”

慕容离:“听我师姐说,你在这儿蹲了好几天了?”

执明:“……”

小姐姐们,留点面子行吗?

执明再厚的脸皮,被这么直接戳穿谎话,多少还是有些难为情。他挠了挠头,道:“嗯,其实,就是想再看看你。”

慕容离眨了眨眼睛,耳尖微微泛红,半晌才说:“哦。既然看过了,就请回吧。”说罢拉着蓁蓁与他擦肩而过。

“诶!”执明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

慕容离偏过头来,皱着眉,冷声道:“放手。”

执明讪讪地收回手,见他牵着个小女孩,便问:“这也是你师妹?好可爱啊!”

蓁蓁闻言朝执明腼腆地笑了笑,扯着慕容离的袖摆遮住半张脸。

执明被她逗笑了,说:“秀坊的女孩子们到底温文静秀些。”

慕容离低头看了一眼蓁蓁,语气里带着些无奈:“她调皮起来,房顶都要被掀掉。”

“不会吧?”

蓁蓁嘟着嘴,明显不太喜欢慕容离对她的评价。

“怎么?师兄说错了吗?”慕容离忍不住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再摆脸色给师兄看,就别想师兄给你买风筝了。”

“你要去买风筝?”执明突然问道,声音里带着些许兴奋的意味,“风筝就要自己做才好玩啊!”

慕容离抬起头:“我不会。”

“我教你!”执明的眼睛贼亮,慕容离仿佛看见执明的屁股后冒出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正对着他死命地摇啊摇。

上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还是在天策府看见齐之侃和蹇宾道长待在一起的时候。齐之侃那尾巴,都快给他摇断了。

他的唇角勾出一抹浅淡的弧度,眼里也染上些许笑意。他平日里总爱冷着脸,不苟言笑,一旦笑起来,却比任何春风细雨都要温柔缱绻,看得执明双眼发直。

“蓁蓁想学吗?”

蓁蓁转了转眼珠子,点了点头。

慕容离转头看着执明,道:“那就有劳阁下了。”

“不妨事不妨事。你……你叫我执明便好。”

慕容离点了点头,道:“在下慕容离。”

“慕容离……”

执明默念了几遍他的名字,觉得连名带姓儿地叫总归生疏了些,还怎么进♂一♂步♂发展啊。于是腆着脸,道:“慕容离这名字……好像有些拗口,不如,我唤你阿离可好?”

“……好。”

TBC

本周更新!

今日解锁:

齐.东都哈士狼.之侃&蹇.华山女王咩.宾😂

诶呦我执萌也开始撩骚了哈哈哈手把手教人家做风筝什么的贼吧好吃豆腐啦哈哈哈

咦我是不是剧透了?

不我一定没有剧透。嗯。一定没有……吧?

还有啊,请大家相信,本文的所以女性角色,都是助攻哈哈哈哈瞅瞅人家蓁蓁,助攻就要从娃娃抓起【。】

有时间的话应该还能再更一章……吧?😂我比较懒,所以自己也不确定

下次见!

热度 29
时间 2017.04.19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