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冬至贺文被我拖到现在才发,是拖延症本症了😂
瞎鸡脖写,美食家枣儿坐镇哈哈哈
大噶圣诞快乐啊!

吴枣枣:

前方 @我家住在向煦台下 和阿清的第二次联文(不要问我第一次在哪里)


鼓掌👏 撒花🎉∧(<🌑>◞ω◟<🌑>`∧)∧


----------------------------------------------------------------------


大雪窸窸窣窣地落了一夜,清晨时已在宫道上堆了数寸高,绵软轻盈得像晴空中的云彩。天还没亮,就有年纪小些的小宫人赶早爬起来,只披着外袍,小脸冻得通红,趁着粗使杂役还没起身扫雪,在映着灯笼红光的雪地里飞来跑去,也不怕湿了鞋袜,玩儿到兴起也忘了规矩,又笑又叫地将老宫人给惹醒了,免不了被揪着耳朵一通好骂。




慕容离便是在这一片嘈杂声中醒来,睁开眼望着昏暗的帐顶懵了两秒,才侧过身,伸手掀开床帐一角,一股凉意便顺着指尖攀到了手臂上。




他皱了皱眉,立马将手缩回了被子里。




天权虽好,冬天却到底是冷了些。




又磨蹭了一会儿,他才起身,顺手拉过衣架上的一件大氅裹在身上,踱步到露台前,拉开雕花的木门时,眼前忽然一亮。




下雪了。




瑶光不似天权,一年中下雪的日子屈指可数,即便下雪,积雪再厚也厚不过一寸,太阳一晒便化了,堪比昙花一现。慕容离儿时看见雪也免不了要和王兄们一起去雪地里撒野,只可惜阿煦身子弱不能和他同去,瘦小的身子蜷成一团,坐在屋檐下眼巴巴地看着他,他觉得可怜,便扔下王兄们,陪好友去暖阁里念书,偶尔开窗透风时,看见底下王兄们满身雪沫,手里抓着雪球大呼小叫乱成一团,满地的碎琼乱玉被踩得泥泞,不免觉得有几分可惜。




如今到了天权,大雪是有了,能陪他玩闹的人却再也没有了。




慕容离踩上露台上绵软的积雪,垂眸看着露台下仍骂骂咧咧的老宫人,道:“够了,孩子贪玩儿罢了,这等小事,大清早的闹出这么大动静,到底是谁聒噪?”




庚辰在另一边听见动静,跑进屋内掌灯,恰逢慕容离在露台上转身,玉容苍白,清影独立,披散的墨发伴着寒风在身后摇曳,纯黑的大氅间隐约露出绛红的衣角,似是炼狱里爬上来的艳鬼。




“少主,怎么才穿这么些,当心着凉。”




“不过是出去一小会儿,不碍事。”




立冬以来,向煦台便终日烧着地龙,比室外暖和不少。慕容离走进室内,伸手揪着柔软而厚重的大毛领便要将它扯下来,却忽然顿住了。




这是执明的大氅。




他抬头看向庚辰,后者迟疑道:“呃……天权王来过了……”




“昨夜吗?”




“不是,今早。”




“现在几时了?”




“五更天了。”




慕容离皱了皱眉,半晌才憋出一句:“也难为他起得来了……”




往常五更天要上早朝,执明总睡得昏天黑地,怎么叫也叫不醒,群臣睁着熊猫眼被晾在殿前一个多时辰,才有一个小太监被推过来通传,说是退朝了。




不少臣子面上打着哈哈转身结伴三五成群地出了午门,上了马车就摔笏板:退朝个屁!王上的一根汗毛都没见着退朝个屁!




偶尔执明肯去上早朝,往往是听内侍说慕容大人已在殿前等了许久,太傅对着他吹胡子瞪眼眼看就要冲上去骂他妖颜祸国了,执明才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起来说“快快快给本王洗漱去上早朝!阿离那么年轻哪斗得过太傅那个老狐狸!”




却全然忘了自己也往往是被太傅点着额头骂的那一个。




慕容离垂首,轻轻拂去大氅上残存的细雪,问道:“他人呢?”




庚辰想起执明方才做贼似的蹑手蹑脚地跑进来又蹑手蹑脚地跑出去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说:“去小厨房了。”见慕容离眼中疑惑不减反增,又提醒道:“今天冬至。”




冬至了?难怪下了这样大的雪……




慕容离心道,忽而眉头一跳,猛的抬起头来道:“你说他去哪儿了?小厨房?!”








所幸慕容离去得不晚,执明还在和面,没来得及炸厨房。




骗砸!说好了替本王保密的呢?!!!




执明瞪了慕容离身后的庚辰一眼,把沾满面糊的手藏在身后,又往中间挪了挪,妄图挡住身后的一片狼藉,扯出一个傻兮兮的笑脸道:“阿离你怎么来啦?”




慕容离瞥了一眼他身后面目全非的厨房,视线又回到执明沾了面粉的花猫脸上,终于忍不住侧过头去,掩着嘴笑弯了眉眼。




慕容离这么一笑,执明倒有些窘迫了。他从小到大一壶茶都没亲自沏过,昨日跟莫澜说起冬至要吃饺子,临时起意想做盘饺子给慕容离尝尝,想来不过是最平常的下人们做的事,原以为有多简单呢,结果折腾许久连个面都没和好,还被阿离看见了……




本王不要面子哒!




“阿离……”执明委屈巴巴地低下头,藏在身后的两只爪子不自觉地耷拉下来,活像只垂头丧气的小犬。




慕容离转过脸来,脸上仍挂着笑,说:“王上这是做什么?玩儿泥塑么?”




“什么泥塑!这……这是面粉!”执明解释道,“本王,本王……本王就是想给阿离做盘饺子尝尝……”他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几乎是卡在嗓子里说出来的,神色颇为委屈。




“还没过年呢,王上。”




“……天权冬至也是要吃饺子的。”




慕容离眼中神色忽而黯淡了些许,口中呢喃道:“可瑶光是吃汤圆的……”




许是门外风声太大,执明一时间只模糊听到了“瑶光”二字,说:“什么瑶光?”




慕容离猛的回过神来,说:“王上听错了。”




执明心中仍存着些许疑惑,看向慕容离的眼神有几分探究。慕容离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见执明的手将衣裳蹭得斑驳一片,便道:“王上,饺子还是别做了,不如您的衣裳值钱。”




执明低头看了看双手,噘嘴道:“冬至不吃饺子怎么行……”




慕容离道:“不吃饺子,那就吃汤圆吧。”




执明愣了愣,哭丧着脸道:“本王不会……”




慕容离抬头对执明粲然一笑,说:“臣会。”




执明被惊得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慕容离的手:“阿离如此妙人,怎可沾了这等物什。”




“王上沾得,我就沾不得了吗?”




“况且……”慕容离抬起被抓住的手,嘴角浅浅一勾,带了些平日里不曾有的矜俏:“这不是已经沾着了嘛。”




执明被着突如其来的俏皮,击得愣神片刻,等慕容离的手已经缓缓挣开,这才发觉自己手里全是面粉,蹭得慕容离满袖都是,顿时红了老脸。




小厨房被执明一番破坏,乱得实在有些入不得眼。再者今日冬至,晚些时候太傅应是要进宫请安的,执明这满身粉面、灰头土脸的样子,若是被太傅看见了,免不了要一通说教。慕容离思索片刻,只好吩咐下人先清整一番,要侍从带执明回去沐浴更衣。




“本王不去!”执明杵在原地,“本王要陪着阿离!”




慕容离转头看了一眼小厨房,说:“王上是要来捣乱吗?”




执明:“……”




“王上还是回去安心看折子吧。”




“哎呀!本王的头好疼!快扶本王回寝宫!”




慕容离:“……”






要照顾一个顽劣的王上,天权王宫的宫人们一个个都利索得很。不多时便有宫人回禀小厨房已经备好了。慕容离抬头看了一眼执明,后者从折子后露出一双眼,干笑了两声,说:“阿离辛苦了,快去吧哈哈哈。”




慕容离颔首,下了坐榻,说:“王上好好看折子吧——不是让您画乌龟。”




执明:“……”




是哪个不要命的告诉阿离的!是谁!








到了小厨房,慕容离屏退了一干人等,独自一人穿着御膳房特制的围兜,站在案台前,一时间却没有动作。




瑶光人极为嗜甜,在瑶光,汤圆的地位远比饺子重要,即便是在王宫里,每逢佳节,再多的珍馐,都比不过一碗香甜软糯的汤圆。慕容离儿时贪嘴,他的母妃总拗不过这个鬼精灵的小儿子,常带着他一起在自己宫中的小厨房里做一些吃食。慕容离生性聪慧,看得多了,手艺也偷学了七八分。瑶光国破前,慕容离还想着,等母妃下次寿辰要亲手做满桌子的甜点讨母妃欢心,谁曾想瑶光会一朝倾覆,剩自己独留人间。




而如今……




慕容离想起执明方才可怜巴巴的模样,不自觉地弯了唇角。




原本他设计接近天权王,不过是为了蛊惑君心,以助他夺回瑶光,报仇雪恨,可执明的赤子心性,却让他狠不下心来。




他不是不知道执明那点小心思。那样的眼神,他在王兄看王嫂的时候,是见过的,何况他的眼神总是直白而浓烈。




倒不能怪慕容离无动于衷,他看得分明,这份感情,一旦回应,注定万劫不复。






芝麻粒倒入布袋中,用木杵碾碎,再置入石臼中,捣成细细的粉末后加入蜂蜜和猪油,搅拌均匀,放入木桶中包好,再填上让宫人采的干净的雪。




慕容离边揉着面团边等芝麻馅成型,眼光一撇就看见了,小厨房时常备着的,用于给喜食甜的君王做点心的桂花红豆沙。他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拿着小银勺尝了一点,豆沙细腻清甜,带着桂花特有的甜香。慕容离自瑶光灭国后,几乎戒了甜食,平日里吃的清淡,每每执明拿着甜腻的点心来寻他时,自己也只是推脱着不饿。在他的记忆里,故国总是带着腻人的甜味儿,若是尝到了,却是要将他酸出眼泪来的。




等慕容离思绪飘回时,手下已经滚出了几只桂花红豆馅的汤圆,他本想置在一旁作废的,可转念一想这红豆的别名含义,忽而有些不舍。




不可否认的,他心中是有几分慌乱的。




相思子。也不知心中所想所思,到底是一个国,还是某个人。




他叹了口气,动作不停,手下又滚出了二十几只白花花的芝麻馅的团子,慕容离把它们一股脑倒入了沸腾的水里,看着的它们上下翻动,不一会儿一个个都露了脑袋,又加了一些清水,等着它们都浮上来。




慕容离拿着试食的小碗,捞起一个,吹了吹热气,咬开了软儒的皮子,骤然尝到里边甜腻的芝麻酱,不禁皱了皱眉。太久没有吃过汤圆,平白生出几分不适。转念一想,又命人将执明前些日子给他的庐山云雾拿了一些,跟着他带着琉璃盏中的汤圆一起去了向煦台。




果不其然,本应该在点墨阁中批阅折子的君王,此刻正没什么正形的窝在慕容离常常看闲书的小榻上,一脸满足的打着盹。宫人见了慕容离进来,刚想通禀,便被慕容离制止了,他轻手轻脚的放下温着的食盒,随后跪坐在桌旁,抽出了茶具,一整套的天青白茶具。当时执明可是献宝似的给他送来,青白的茶盏美的不似人间物,慕容离也的确是打心底里欢喜的,但一听这世间只此一件,便也只好推脱着让执明收回,执明却道:“阿离值得最好的,再者本王又不懂这茶道,泡的茶不及阿离万分之一醇香,给了本王岂不是暴遣天物,阿离就收着吧!到时给本王煮茶,也不辱了这天下独一份。”




执明是被这茶香给熏醒的,揉了揉眼睛,见慕容离正跪坐着煮茶,边上并没有看见汤圆的影子,便问到:“阿离,阿离,汤圆呢?”




慕容离正洋洋的热气中抬眼看着他,手上的第二道茶水恰好过完,便吩咐宫人把食盒拿了上来,一并呈上来的还有两只红鲤乳白碗,半壶澄碧茶水,倒入碗中,再放进六粒白色的丸子。慕容离把这些做完,转过头就看见执明的脑袋挤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碗中吃食。




慕容离笑道:“王上别急,待着茶香浸入皮馅就可以吃了。”




执明一边用狗狗眼盯着慕容离,一边伸手接过餐具:“本王不急,不急。”




不消片刻,慕容离拿起银勺递给执明,说到:“王上,可以吃了。”




执明不怕烫似的囫囵一口下去,茶香当先,微涩而回甘,咬破软糯的外皮,口中便有桂花的香气蔓延开来,随之而来的是豆沙的甜腻。




……桂花红豆馅的?




执明悄悄抬眼去瞄慕容离,后者端着自己的碗,细嚼慢咽,眉目低垂,神色柔顺,耳垂隐隐透着些可爱的粉红。




……是本王想的那个样子吗?




执明只觉得这一颗汤圆从嘴里甜到了心里,暖乎乎甜腻腻地几乎要冲昏他本就不那么灵光的脑袋。他咽下口中的甜蜜,忍不住往慕容离身边挪了挪,小声唤道:“阿离……”




“嗯?”




慕容离微微偏过头看向执明,神色有些茫然。他的唇上还沾着些汤水,衬得嘴唇莹润粉嫩。




执明张了张嘴,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地伸出手,揽住慕容离的后脑,倾身吻了上去。




慕容离的身子猛地一颤,手中的碗“哐当”一声落在案上,碗底的几颗汤圆滚落出来,汤水淌了满桌。




执明亦忽然清醒了过来,慌忙退开来道:“阿离!对对对对对不起!本,本王不是故意的!”




慕容离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听见外头宫人传话:“王上,莫郡侯在外求见。”




执明和慕容离一怔,对视数秒,忽然各自红透了脸,慕容离也顾不上裙角被淋上的汤水,径直站起身来,几乎夺门而出。




莫澜见慕容离捂着半张脸匆匆跑出来,拱手准备问安,腰还没弯下去,后者便跑远了。




……这是怎么了?




莫澜心说奇怪,转过身来等着执明召见,却不想自敞开的门里飞出来一个茶碗,吓得他一个闪身躲过去,惊魂未定时,耳边响起了执明暴跳如雷的声音:




“莫澜!!!本王要诛你九族!!!”




莫澜:“???!!!王上臣做错了什么啊啊啊!!!”




END





热度 103
时间 2017.12.25
转载自 吴枣枣
评论(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