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故梦(二)

第一章戳☞ (一)

【预警】
生子
黑明
带球跑的黎黎
狗血狗血狗血
全是OOC

(二)

 

临近年关,清冷了许久的瑶光王城终于再次热闹起来,大街小巷,屋檐下都挂起红灯笼,整夜整夜地亮着,照亮远行之人的归路。

 

不论年中经历多少灾难,过了除夕,新春到来,一切就又是新的开始。

 

除夕这日,慕容黎宴请群臣,却没有留人下来陪着守岁。宴上有臣子提起后嗣之事,劝谏慕容黎早日册立王后与宫妃,为瑶光王室开枝散叶,慕容黎听了,却只是一言不发,将鎏金的酒杯置于掌心翻来覆去地把玩。

 

宴席散后,王宫又恢复了它的庄严肃穆,方夜和萧然护送着慕容黎回了寝宫。寝宫内地龙烧得正暖,在内殿中服侍的小宫女便是着春装,也被热得两颊泛红。慕容黎刚进内殿,便有宫婢上前替他除去厚重的大氅与外衣,换上轻薄精致些的披风,另有宫婢端着熬好了安胎药呈到他面前。

 

“放下吧。”慕容黎吩咐道,“再去温两坛酒来。”

 

方夜大惊,忙阻拦道:“王上!医臣说过您不能喝酒的!”

 

“本王知道。”慕容黎笑道,“那两坛酒是给你和萧然的。本王喝不得酒,连酒香也闻不得了吗?”

 

萧然与方夜对视一眼,道:“……王上是要臣和方……统领,陪您守岁吗?”

 

“是啊。”慕容黎托着已经五个月的肚子小心翼翼地坐到塌上,似是无心道,“也不知本王还能再守几年岁,总得及时行乐吧?”

 

“王上――”

 

“生老病死,谁逃得过。本王罪孽深重,早就不奢求能长命百岁了。”慕容黎扯出一个苦笑,宫婢已替他摆好酒壶与酒碗。慕容黎伸手替二人斟了两碗温酒,说:“上座吧,本王也许久没有与人秉烛夜谈了。今夜我们不是君臣,只是友人。”

 

他放下酒壶,端起放在一边的安胎药,神色颇为委屈,道:“旁人最差都是以茶代酒,我如今却是连茶也不许喝,实在亏得很。”

 

方夜与萧然不禁莞尔,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及至深夜,宫中红墙绿瓦仍闪烁在一片金红的烛光中,廊下积雪都泛着喜庆的红光。除夕将尽,方夜与萧然喝了两坛酒,反倒毫无睡意,还偏要拉着慕容黎去观星台看焰火。

 

再有谋略,也都还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原本是最贪玩的时候,却偏生要端着架子,统帅众军,怎么会不累。

 

慕容黎最终还是没能护住执明的赤子之心,方夜与萧然也注定只能在这场看不到尽头的纷争中与他共进退。人生还有多少时日,慕容黎算不到,他如今只能让他们对人间多存留些美好的回忆,他日即便半只脚踏进了阎王殿,若心中存留了些许执念,也不会走得那么干脆。

 

月末的天空没有月华星光。焰火升入夜空,绽放夺目的光华,最后在深蓝的夜幕中泯灭成一团团清浅的绯色,仿佛被点燃的云朵。几个手巧的小宫女扎了几个孔明灯,方夜和萧然看得稀奇,二人满心欢喜地拿红喜袋跟人换了,转头就塞了一个给慕容黎,说:“主子主子,你也写一个!”

 

慕容黎抓着那只并不算精巧的孔明灯愣了愣,抬头看见方夜充满希冀的眼神,总觉得自己这是在哄孩子。随侍的内监很快给慕容黎找来了笔墨,可他提笔时,却不知该许什么愿了。

 

 

 

 

 

当初在天权做兰台令时,执明逢年过节就要拖着慕容离去放孔明灯。慕容离拗不过他,总要被逼着写两句话上去,执明每每凑过去偷看,看见的也无非是规规矩矩的一句“国泰民安”“平安喜乐”之类的。

 

第二年的除夕,执明照例去偷看慕容离的愿望,又看见一句“年年有余”之后,满脸掩不住的失望:“阿离怎么这般无趣?莫不是在敷衍本王?”

 

慕容离侧头看向执明,反问道:“这样的愿望不好吗?那王上写的又是什么?”

 

也不知是火光还是酒水的缘故,那日执明的脸颊泛着红色,嘟囔道:“说出来就不灵了……”

 

慕容离微微一笑,放开已有些灼人的孔明灯,看着它升入高空,与漫天闪烁的焰火化作一处,说:“那王上便不要再偷看我写了些什么了。”

 

执明鼓着腮帮子,似乎不太乐意,之后却也没有再偷看过慕容离许的愿。

 

他不知道的是,第三年的中秋宴上,慕容离在孔明灯上写的是:愿身能似月亭亭,千里伴君行*。

 

 

 

 

 

毛笔在纸面悬空许久,慕容黎终于叹了口气,松开了指尖。孔明灯晃晃悠悠地升上高空,被淹没在璀璨的焰火之间。

 

许什么愿。听天由命罢了。

 

方夜与萧然还在闹着要看对方的心愿,本就不大的孔明灯上被他们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慕容黎不由得轻笑一声,心说到底还是孩子。

 

耳边满是焰火爆竹燃爆时的嘈杂,慕容黎腹中的胎儿被惊扰,打了两个滚,不轻不重地踹了踹他的肚子,催促他早些回去休息。

 

慕容黎侧过头看了一眼还在争吵的二人,悄悄后退,抬起一只手,一名内侍便上前扶住他的手臂,搀着他下了观星台。

 

即便挂满了花灯,宫道仍是昏暗而幽深的。慕容黎站在长长的甬道尽头,一阵寒风迎面吹来,撩起他的衣襟,割开心中一片荒凉的疼痛。

 

 

 

 

 

执明今日喝了许多酒,醉得不轻,他又不许旁人乱碰,这可就苦了小胖,费尽心思才把执明“运”回床上,一碗醒酒汤之后,又吐了他一身,又是好一通忙活。等将执明收拾干净躺回龙床上时,小胖也被折腾没了半条命。

 

小胖靠着床棱喘了口气,正欲起身回房休息,执明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呓语道:“阿离……别走……”

 

小胖僵在原地,心说完了完了,王上这要是做了些什么不可描述的梦,酒后乱那啥,那我岂不是贞操不保?

 

事实证明,小胖纯属脑补过度。执明只是攥着他的手睡了一夜,别的什么动作也没有,乖巧得不像他。

 

宿醉的后果无非就是头疼。执明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脑袋疼得跟被人开了瓢似的。

 

“小胖?小胖?小――”

 

执明看着歪在床边睡得正香的小胖,挑了挑眉,抬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骂道:“小兔崽子胆子够大啊,主子都起身了你还在睡?”

 

小胖被他吓得一个激灵,猛地翻身跪好,喊道:“王上饶命!小的知错了!”

 

执明见他那副又急又怕的样子,眼珠子一转,戏谑道:“看不出来啊,你平日里傻头傻脑的,竟然也想爬本王的床?”

 

小胖猛地抬头,惊恐道:“王上!小的没有!”

 

“没有?那本王睡下后,你为何不速速离开,还要睡在本王的寝宫?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岂不是要毁了本王的清誉?”

 

“王上!”小胖委屈巴巴地看着执明辩驳道,“昨夜分明是您把我当成了慕容国主,硬拉着我不让――”

 

话音未落,执明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色却瞬间沉了下来:“混账东西!谁让你提他的!滚出去!”

 

小胖浑身一颤,半张着嘴愣在原地。

 

 

 

 

 

执明早上冲小胖发了通脾气,罚了他一个月俸禄,晚上却又甩手给了他一个沉甸甸的红喜袋。小胖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继续低眉顺眼地做执明的小保姆。

 

因着年节休沐,执明整日里无事可做,如今又没有太傅管着,在宫中待不住,待初七一过,便溜出宫去玩儿了一圈,回宫时已是日薄西山。执明坐在御辇中,兴致缺缺地翻看从百姓手中买来的小玩意儿,道:“小胖,你看看你这买的都是些什么?有钱也不能这么花,败家玩意儿。”

 

小胖依旧不敢怒也不敢言,心说这不都是您让买的么。论起败家,谁比得过您啊?

 

执明把一个不到巴掌大的小竹篮子随手扔到身后,掀开车帘朝外看去。

 

而每当金乌西坠之时,整个天权王宫里,最亮眼的地方,便是向煦台。

 

那儿原本是叫夕照台的。慕容离不喜欢写个名字,便将它改了。

 

“等等。”执明突然喊道,“落轿。”

 

小胖掀开车帘道:“王上,还没到寝宫呢。”

 

“本王知道。”执明从轿中钻出来,纯黑的狐皮大氅衬得他面色苍白而冷硬。

 

“本王要去向煦台看看。”

 

 

 

 

自从慕容黎去了南宿,执明便吩咐宫人,向煦台定要保持它原来的模样,因此一直有宫人留守,平日里做些打扫除尘之事,以至于执明一踏入向煦台,便想喊一句“阿离”。

 

上一次踏足向煦台,已是一年多前的事了。那时天权内乱刚刚平定,天权与瑶光结为友盟,慕容黎便歇在向煦台。

 

那日执明去见慕容黎的心情并不好。他心中还是存着些许芥蒂,总觉得慕容黎若是不那么优柔寡断,太傅或可逃过死劫。

 

而慕容黎对此一句解释也没有。

 

向煦台里的羽琼花早被搬进了温室,现下园中只有一棵梅树,清瘦枯槁的树枝上只缀着几朵红梅,却清冷孤傲得分外扎眼。

 

这种感觉分外熟悉,执明忍不住在廊下驻足多看了两眼。

 

之后他踱步来到了慕容离还是兰台令时替他批阅奏章的书房。这里的宫婢都是他当初派人精挑细选出来的,因此做事细心得很,连墨都磨好摆在案上,笔架上的毛笔挂了一排,都蘸好了墨,好像还有人住在这里,要吟诗作画似的。

 

执明坐上那把宽阔的木椅,身边还空了一半。他那时喜欢歪在慕容离身上听他念奏章,最后在慕容离轻缓的声音中沉沉睡去。他清晰的记得慕容离的身体多么的温暖柔软,就算是做梦,也仿佛能闻见他身上淡淡的冷香。

 

除夕那日,他的确梦见慕容离了。他梦见慕容离披着那身黑色的披风,挣开他的手,转身时衣袂狠狠地抽在他的手背上,红了一片。

 

如果当初执意将他留下,现下的局势或许也不会这么尴尬。天权有强兵壮马,若是慕容离想要这天下,执明也未必不会帮他夺下来。

 

可人生又怎么会有如果呢?

 

 

 

 

 

执明独自一人在书房坐了许久。第二日,前来洒扫的小宫女在园中捡到一张不知何人落下的薄纸,上书:

 

残岁有心凭诗酒,

天涯无处觅归鸿。

年来已尽相思泪,

何堪梦里又相逢。

 

TBC

 

*愿身能似月亭亭,千里伴君行。――张先《江南柳》

 

突如其来的更新,惊不惊喜?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飞来横假,虽然只有半天也贼吧开心啦哈哈哈

 

话说大家好热情,这么多消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啊,毕竟这篇文本来是我看了上次的更新之后为了发泄心情才写的啊,算是报社吧,没想过会被大家喜欢,惊恐中带着点开心qwwwq

 

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爱你们,笔芯!

热度 238
时间 2017.07.17
评论(27)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