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钤光】恋爱假期-Chp 1.

【预警】

主cp执离钤光,有微量钤离

执明跟子煜、陵光之间都只是兄弟感情,自己脑补过度概不负责,不接受KY撕逼,谢谢。

以下正文

Chp1.

如果你家住在顶层公寓里,而有人在深更半夜狂敲你的家门无果之后爬上你的窗台继续狂敲你家的窗户吓得你差点把心脏给吐出来,你会怎么办?

陵光现在非常想把执明晾在窗台上,先把这个问题发到知乎上去再说。

他看似面无表情地扭开窗锁,等执明爬进来之后,猛地掐着对方的脖子把他压在墙上,恶狠狠道:“你以为你从天台吊下来扒我家的窗户会给你一种自己屌过蜘蛛侠的快♂感吗?”

执明笑得谄媚,掰开陵光的手说:“哎呀,敲门你又不开,我这不是没办法了吗?”

“滚蛋!”陵光白了执明一眼,“往我这儿跑,你觉得翁爷爷跟你一样傻吗?还学人家电影里翻窗——真当自己会飞能上天啊!这他妈是顶楼!”

执明扁了扁嘴,道:“能躲一会儿是一会儿呗……有可乐吗?给我来一瓶压压惊。”

“叫你作,吓死活该!可乐喝完了,冰柜里还有两厅雪碧,自己去拿。”陵光踱回床边,往床上一趴,整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说话闷声闷气地,“沙发上有毛毯,睡前记得关灯。”

执明嬉皮笑脸地讨好:“多谢陵大哥收留。”

“滚!”

第二天一早,陵光洗漱好,打开房门,就看见执明抱着自己的平板瘫在沙发上玩得正high。

“诶诶诶,你怎么知道我平板密码的!”

“诶哟这还说么,你从小到大所有密码就一个,不就是裘——”

话说到一半,执明突然住了嘴,僵硬的转过头,果见陵光面色阴沉地盯着他。

执明:“……嗯,你早上想吃什么?”

陵光冷哼一声,说:“话题转移得不错啊,执先生。”

执明自知理亏,低下头去,只敢悄悄抬眼去打量陵光的表情。陵光深吸了口气,拼命把心中的酸涩感压下去,走到餐桌前倒了一杯水,仰头一口气灌进胃里。

玻璃杯当的一声落回大理石质的桌面,沉重的声响回荡在宽敞明亮的公寓内。陵光低头看着大理石上灰白的碎裂般的纹理,说:“我没那么脆弱。”

才怪。

执明腹诽,却不敢这么说。

但凡和陵光或裘振关系好一点的人都知道,裘振的去世对陵光的打击有多大。执明从小就认识陵光,裘振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陵光算得上是整天以泪洗面,那个平日里气势凌人的小少爷,一夜之间颓废得不成样子。陵家的长辈急得都快上吊了,请了一大堆同陵光交好的友人去劝了好久,好说歹说才把眼泪给劝住。

执明当然也在那些友人之列。那时这间顶层公寓的所有窗帘都被关得严严实实,阴冷昏暗得如同地窖,离门还有十米远就闻得见酒气,进门就听见脚下叮铃哐啷的一阵乱响——满地都是啤酒罐子。

现在陵光看起来似乎已经走出阴影,但在他面前,还是没人会再提“裘振”二字。

陵光见执明看着自己的眼神还带着些担心与怜悯,说道:“真不用担心我。你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吧,今天晚上之前,翁老爷子肯定会派人来捉你回去,你还打算往哪跑?”

执明把平板转过来对着陵光,说:“瑶光市。”

陵光瞥了一眼屏幕,反光,看不清。他也没在意,挑了挑眉,说:“哟,执大少爷想下井挖矿赚大钱啦?”

执明摸着下巴佯装思索道:“嗯,这个主意可行,能挣钱不说,翁老爷子他找起我来就跟打地鼠似的,想想就很好玩儿。”

陵光:“……”

“诶,我说真的,你还不如回去待着呢,做个太子爷二世祖等着继承家业有什么不好,整天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我看着都嫌累。再说了,你和子煜不关系挺好么,他家世人品相貌也都不差,还委屈你了不成?”

“大哥,我跟他是兄弟啊,一起看片儿升旗的交情,再纯洁不过了啊!”执明哭喊道,“要是把跟我结婚的对象换成你,你同意吗?”

陵光:“不同意。”他指了指脑袋,“你这儿不行,我怕影响下一代。”

执明:“……操!”

陵光看着执明满脸sun了dog的表情,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说:“啧,不逗你了。你真打算去瑶光市?”

执明扁了扁嘴,说:“对啊。我都找好房子了,偏远郊区,连直达公交车都没有,我也去体会一下那什么田园生活。翁老爷子不是喜欢陶渊明吗,我这也是效仿圣贤退隐江湖啊。”

“别黑人家陶渊明行吗?他那叫风骨闲逸,换了你那叫混吃等死。”

“滚!”

陵光根本没把执明的话放在心上。自从执明拒婚闹离家出走之后,翁老爷子就冻结了执明的所有银行卡和信用卡,手里根本没多少钱可用。还房子呢,买个厕所都够呛。

陵光打开冰箱拿出两个在超市买的三明治,用微波炉热了一下,就着凉白开和执明一块儿草草解决了早餐。收拾好碗碟,陵光走到门边穿鞋,顺手抄起钱包和钥匙,说:“我出门扫货,你去吗?”

执明仍旧盘腿坐在沙发上玩平板,头也不抬道:“我不是说了么,我要去瑶光。”

陵光翻了个白眼,打开门,说了句:“我信了你的邪。安分点儿吧,执大少爷。”

你连行李都没带呢。

“请假?”

慕容黎抬眼看着萧然,面有愠色:“下周三就是签售会了,公孙钤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请假是什么意思?”

萧然抿了抿嘴,说:“他说身体出了点儿问题,到天权市看病去了。”

慕容黎:“你信?”

萧然:“……不信。”

“算你还有点脑子。”慕容黎冷着脸,葱白的指尖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他电话呢?”

“关机。”萧然说,“可能是上了飞机了?”

慕容黎盯着萧然看了半晌,说:“我收回刚刚那句话。”

萧然:“……”

慕容黎吐出一口浊气,说:“行了,没你事了,去忙吧。”

萧然转身跑得飞快,脚步生风地滚回自己座位上长舒了一口气。

一边的庚辰端着咖啡杯路过,随口问道:“刚从黎主办公室出来?”

“对啊。”萧然道,“你怎么知道?”

对面桌的方夜转过椅子,欠身悄咪咪地说道:“还用说么,黎主牌制冷器,好过美的与格力。”

萧然:“……”

不是,这么说自己的小boss真的好吗?

公孙钤赶着最早班的飞机飞到了天权市,落地时不过是早上八点多的光景。下机之后他手机刚开机,就是一连串的叮叮当当的未接来电提醒和短信提示音。

他悬着一颗心,仔仔细细翻完了所有的来电和短信,大多来自他的新编辑萧然,也有编辑部其他人的简单慰问,却唯独不见慕容黎的电话或短信。

公孙钤叹了口气,想了想,重新去办了张手机卡,换下旧卡,扔进了背包里。

既然下定决心要斩断所有念想,那就真正地与世隔绝几天吧。

等在机场外的出租车司机们总是比较和善的,有些发福的四十多岁的大叔笑眯眯地看着公孙钤,问:“小伙子去哪儿啊?”

公孙钤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便签,念道:“玄武大道夕照庄园54号。”

“哟!小伙子住那儿吗?还是来走亲戚的?”

公孙钤愣了愣,说:“嗯……我是来旅游的。”

司机大叔噎了一下,说:“您可真有钱,旅个游还住那儿去了。”

公孙钤:???

直到司机大叔把目瞪口呆的他扔到一座三层的欧式豪华别墅门前时,公孙钤才猛地明白了司机大叔的意思。

他颤抖着打开手机,登录换房网站,联系人那一栏里,一条连脸都圆滚滚的大狗的头像正亮着彩色。

公孙钤点开对话框,颤抖着打字:

努力奋斗中:在吗?

本王真是个天才:在的。我准备出发了!

努力奋斗中:……等等,那个,你是不是给错地址了?

本王真是个天才:啊?天权市玄武大道夕照庄园54号,外观是座古老小楼房。你找不到地方吗?拍张照我看看?

努力奋斗中:[图片]

本王真是个天才:没错,是这里啊。钥匙在信箱里,密码是9154。对了,我的行李到了吗?

努力奋斗中:到了,我就放在客厅里。

本王真是个天才:好的!

本王真是个天才:诶哟手机快没电了,我先关机了。回见!

本王真是个天才:啊对了,记得咱们的协议,彼此保密啊!真下了,再见!

公孙钤:“……”

大哥,你是不是对“古老小楼房”有什么误会?这他妈也就造型古老一点儿啊!

高速公路上,一辆陈旧的长途大巴笨重而平稳地驶向瑶光市。执明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望着窗外连绵不断的金黄色稻田出神。

自己在天权偷偷买下的房子,翁爷爷迟早能查到,因此肯定不能待在天权。而他既然能冻结他的银行账户,自然也会通过交通网络掌握他的去向,想要跑路,只有搭路边随叫随停的长途大巴这一个方法可行。虽然不比飞机动车舒服,但好歹能摆脱他人的追踪。

执明叹了口气,心里又有些担心翁爷爷。老爷子身体不太好,自己这么一闹腾,血压八成又要破新高。可是执明真的不愿意委屈自己,一辈子都要被迫承担自己不想承担也承担不起的责任。

翁爷爷,对不起。但人活一世,总得尽兴,才能去所无羁*。

当执明在瑶光市黑灯瞎火的郊区找到公孙钤那座红砖小房子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花园外停着一辆轿车,执明没在意,以为是公孙钤的,完全不记得公孙钤说过他只有一辆自行车,停在房子后面。他本来就近视,这块地方没路灯,他手机也没电,只好借着月光摸索着推开了花园围栏。

走近了稍嫌陈旧的房子,执明才注意到,木制的门廊下,一个清瘦的人影正倚着门框,看不清脸。执明还没开口询问,那人便咄咄逼人道:“公孙钤你不是去天权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能耐了你,签售会你也敢水,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行!粉丝败兴而归损失的可不止是钱!”

执明被怼得懵逼,道:“啊?我不是公孙钤……”

那人似乎也意识到不对劲,几步走到执明面前,待看清执明的脸后,眉头一皱:“你是谁?公孙钤呢?”

执明的大脑却已然陷入死机状态。

他盯着慕容黎的脸,对方西装革履,肤色凝白,五官精致,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冷香,一股子执明平日里最讨厌的禁欲系职场精英的味道,愠怒的模样被浸润在柔软的月光中,也不显得凶恶,一双黑亮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自己,倒有几分可爱,形状姣好的双唇也因生气而微微撅着,执明差点就忍不住想要亲上去。

不久之后执明跟陵光聊起他初见慕容黎的场景,陵光听完之后,磕着瓜子道:

“啧啧啧,荒郊野岭,夜遇美人什么的,你也是不怕死。”

“啊?怎么了?”

“开动你生锈的小脑瓜想一想――你确定这不是聊斋的剧情吗?”

TBC

*原句是王潇的“因为只活一次,活时尽兴,才能去所无羁。”

新坑,原梗来自美国电影《恋爱假期》。电影拍得如何我不敢胡说,评价褒贬不一,有兴趣的姑娘们可以去看一下。但是换房旅行遇见此生挚爱这种梗贼吧带感了2333

大概是个短篇。最近招生事儿多,更新可能比较慢,请见谅。

另外《子非鱼》自从我大概了解第二季剧情之后我就有点写不下去了orz好想哭哦,委屈巴巴.jpg,等我捋顺了心情剧情再接着填吧

评论(5)
热度(62)
  1. 居一龙的包包冰帝我家住在向煦台下 转载了此文字